◈ 

第一章

舊保留着原本的人類皮膚,在肚臍的下面,再次出現液體金屬的盔甲外殼,將臀部大腿小腿乃至雙腳完全覆蓋,看樣子應該是那個蠶蛹的外殼大部分集中從冰箭製造的傷口覆蓋到了她的整個下半身上,形成了一幅非常貼合她粗壯腿部線條的下身液體盔甲。
「快,小子,我要趁現在給楚翹的金屬液里注入岩甲,雖然不會像剛才那樣那麼難受,但是如果可以額外輔助給她冰凍的感覺,整個過程都不會太痛苦。」
「我可以理解成,這下你不用再選我做繼任人了嗎?
強子叔。」
保險起見,我還是想再確認一下。
「誰稀罕你啊,我巴不得能和我姑娘像現在這樣和你似的無間的交流,她已經度過了最難的階段。」
「因為我不太懂,所以多問一嘴哈,現在您這樣一直在我體內的話,以後有可能您會剝奪我自己的身體控制權嗎?」
「臭小子,你啥時候開始張開閉口您您的了,放心,就憑現在殘留在你體內的那微量的岩甲液,也只能讓我和你說說話了。
你剛才幫我姑娘的事,我也會記在心裏的。
好了,你握緊她的手,我馬上要插入多個導管。」
我蹲下身子坐在地上,同樣倚靠在岩壁上躺座的張楚翹緩緩看向我的雙眼,哭腫的眼泡莫名給她增添了一絲嬌柔的味道,剛才嚎哭的後勁仍舊殘留在她的體內,身體隨着呼吸一起一伏,看的我本能地將雙眼避開她的身體。
「我,我還是有點熱。」
說實話,她的這種略顯撒嬌的語氣我真的還是不太適應。
「嗯,你稍微轉個身子,我把右手放你背上。」
強子牽手的提議我肯定不會答應,而且張楚翹的後背此刻也大部分都是裸露在外的,直接從後背降溫效果應該更好。
張楚翹盼望着寒氣降臨,馬上乖乖聽話地轉過身去,從最初在四號線,液體金屬覆蓋右臂開始,其實我右手連同手臂的知覺便都沒有了,之後冰膜附着其上,更是把行動力都丟失了,我本以為觸摸張楚翹的後背就和摸一面石牆一樣,沒有任何的感覺,但當我的指尖剛剛觸碰到她的肌膚時,那種說不出來的皮膚觸感卻一瞬間席捲而來,許久沒有感知力的右手不由得打了一個機靈,馬上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