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我跟了沈默十年,是他手下最得力的殺手,是他床上最契合的床伴。
他一直對我說,殺手要絕情絕愛。
但他摟着新來的女孩時,眼裡有着我從沒見過的情緒。
他縱容她搶我心愛之物,殺我唯一摯友,並差一點徹底毀了我……後來,臨死前的沈默問我:「小七,你有沒有愛過我?」
我緊攥着他送我的匕首,狠狠朝他的心臟刺下:「什麼是愛?
你從沒教過我。」
1昏暗的房間內,我軟綿綿的趴在床上。
背上的新傷已結了痂,卻被沈默用指甲狠狠摳下。
傷口再一次浸出殷紅的血珠,他再用舌尖舔走。
下一秒,男人溫熱的呼吸繚繞在耳畔:「怎麼弄得,這麼不小心。」
「你也不看看這次任務多難。」
我不滿的瞪他一眼。
沈默起身,將我拉入他懷中,勾起嘴角:「什麼任務能難到你啊,小七。」
我雙臂攀着他的脖子,故作乖巧道,「老闆,聽說完成30個S級任務就能向你許個願,是不是真的啊?」
他撩起眼皮,淡淡道:「是真的。」
我暗喜,「那能不能讓阿姐提前脫離組織?」
「這麼大方,你自己就沒有願望?」
男人的聲音毫無情緒。
我嘟嘴迎上他的冷眸:「反正我除了殺人什麼也不會,賺的錢十輩子也用不完。」
「我還能有什麼願望,你又不會放我走。」
他眯眼凝視我,狹長眼尾好似鋒利匕首。
「看你今晚表現。」
男人俯下身,一口咬在我脖側。
一如既往的兇狠無情。
我跟了沈默10年。
我們做的事情比很多情侶還要來得親密。
但我很清楚,沈默沒心沒肺沒感情。
他掌管着暗網上最厲害的殺手組織。
而我,只是他手下最能賺錢的殺手,是他床上最契合的床伴。
2半夜三點,我拖着疲憊的身軀來到阿姐家。
「從老闆那直接過來的?
怎麼折騰到這麼晚。」
阿姐用毛巾擦着我剛淋**的頭髮。
「還不是因為你~」我含笑看她。
「我向老闆討了個願望,你可以提前脫離組織嫁人啦!」
頭上的毛巾停住了,阿姐紅了眼不可置信得看着我:「你去向他許了這個願?
你傻啊!
這是你這麼多年拿命換來的…」我抹去她眼角的淚:「阿姐,當初要不是你,就沒有現在的紅桃七。」
我和阿姐是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