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奚寒亨說得真誠。
尤曉則扯動唇角,露出一絲苦笑。
若說方才她還試圖相信奚寒亨沒有騙她,那這會她就徹底清醒了。
怎麼可能有收穫呢?
連她自己都不得不承認,她說的那些內容,一旦營養都沒有。
不過是一些閑言細語,瑣碎小事。
難道還真能被誇出花來不成。
尤曉自嘲的搖搖頭,想要終結話題,再起身告辭。
她一點也不想繼續待下去。
待越久,只會讓她越厭煩自己。
奚寒亨能清晰的感受到尤曉的情緒變化。
稍一思忖,便知道她是不相信她最後說的那句話。
也沒多加解釋,直接開門見山,徑直問道:
「剛才我聽你說,對造型藝術感興趣,不知道你考不考慮,入職我們公司?」
尤曉還沒開口,就被這突如其來的問題,驚了又驚。
思緒也隨之變得混沌,她睜大眼睛,有些不可置信的重複。
「入職?」
「嗯。」
奚寒亨頷首,確定她的耳朵並沒有聽錯。
尤曉的心情好似坐過山車,此時情緒懸在半空中,遲遲不落。
好半晌,她才回過神,慌忙搖頭,又連連擺手。
「不、不行,我根本沒有任何工作經驗,只會瞎搞,根本不行的!」
接連的否定,展露出尤曉內心的不自信。
並非是她謙遜,而是她真的覺得自己不能行。
因為她和社會脫鉤太久,早就忘了自己有多優秀。
奚寒亨既然說出口,就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