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旁邊的宋雪兒對顧向晚冷嘲熱諷,話音剛落下,周嫣然便接著說道:「這電腦已經很多年了,應該不會有什麼有利信息。」氫
顧向晚卻根本不幸,她此刻心裏已經對周嫣然有了懷疑,於是開始逐一排查電腦上的軟件。
「這有一些醫院的相關資料。」
顧向晚點開軟件,那裏面存放的是一些有關醫院和醫生的資料。
「十大傑出青年醫生,這裏面居然有張政的名字。」
眾人都朝電腦屏幕上看去,上面是一些有關醫院的宣傳資料,巨大的海報上張政的證件照片和名字明晃晃的擺在那裡,下面寫着他的各項事迹。
「救死扶傷,不求回報和名利,沒想到這個張政居然還是個正面人物。」柯潤看着屏幕上的資料笑着說道。
「是啊,這麼看來張政醫生的確是個好大夫。」周嫣然立刻點頭。氫
顧向晚看了她一眼:「我倒不這麼覺得,只有一些資料而已,知人知面不知心。對了,你父親是這所醫院的院長,那你之前跟張政認識嗎?」
不知為何,周嫣然聽到這個問題之後顯得有些慌亂:「醫院裏有那麼多醫生,我跟他不熟,只是聽我父親提起過。」
「這樣啊。」
顧向晚點了點頭,沒再說什麼。
外面那些殭屍已經離開,幾個人見院長辦公室里搜不出更多線索,便決定出發前往其他樓層搜證。
他們直接去到急診科室,知道了張政的名字和長相,他們很容易找到了對方的辦公桌。
「這裡這麼亂,一點有用的線索都沒有。」氫
宋雪兒剛到辦公室,便不停的開口抱怨。
張政的桌子上的確很亂,除了放着一張能夠顯示他身份的工作銘牌之外,就只有一些尋常的辦公用品。
幾個人將他的抽屜翻了個底朝天,什麼都沒找到,這人乾淨的就像一張白紙。
「難道這個張政真的沒什麼問題,是我們思路錯了?」
柯潤明顯不太相信,調查陷入僵局。就在幾個人沉默的時候,顧向晚忽然開口,看着周嫣然說道:「不如咱們來說一說,自己來到這裡的目的和任務吧。」
這話一出,屋子裡更加寂靜,幾乎落針可聞。
幾個人面面相覷,接着周嫣然問道:「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氫
「沒什麼意思。就是覺得有點奇怪,你之前說醫院的醫生很多,你跟張政不熟,只是聽你父親提起過。」
周嫣然順着她的話點了點頭,一臉茫然:「對啊,我的確是這麼說過。」
顧向晚微微一笑:「那我就有些好奇了,我們每個人的身份資料卡上應該都寫着自己的身份和相關信息,如果張政對你來說只是一個無足輕重的人,你的資料卡上為什麼會刻意提起一句聽你父親提起過他的名字?」
顧向晚這話說完,剩餘兩個人也都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來,宋雪兒點了點頭,激動的說道:「對啊!資料卡上應該不會有廢話的,這個張政對你來說應該是很重要的人吧?」
顧向晚像宋雪兒遞去,一個欣慰的眼神,這草包終於聰明了一回。
周嫣然的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越來越差,但到這時還想嘴硬:「我就是隨口說了一句而已,你也不用這麼上綱上線吧?」
顧向晚聳了聳肩:「所以我現在才想讓大家把自己資料卡里的所有內容都講出來,也好幫助我們分辨。你們不覺得這一期大家有身份證很奇怪嗎?說不定真正的解鎖結局關鍵人物就在我們之中。」氫
「我覺得小晚說的有道理。你到底有什麼隱瞞的事情還是都說出來吧。」
眼見着柯潤也開始跟顧向晚一起針對自己,周嫣然的臉上明顯掛不住。
「你說這話的意思是,難道懷疑我有問題?」
「你也不用生氣,到底有沒有問題大家自然會判斷,但你如果一直藏着掖着就很奇怪了。」
顧向晚步步緊逼,周嫣然的眼睛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泛起了紅,臉上是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
「你們真的想多了。」
「是嗎?我們只是想知道在你的資料里對張政到底有怎樣的了解,不可能只簡單聽你父親提起過。」氫
顧向晚也太凶了吧,怎麼這麼咄咄逼人啊?
人家都說不知道了,她在這裡一直問,顯得自己很聰明的樣子。
我覺得顧向晚說的有道理,周嫣然明顯隱瞞了什麼。
眼看着周嫣然仍然不想回答,顧向晚接著說道:「既然如此,那我來替你說吧,在我的資料當中我是為了查詢閨蜜當年突然自殺的真相,才來到這家醫院的。剛才在院長辦公室的那份名單里,我看到了我閨蜜的名字。」
聽到顧向晚這麼說,其他幾個人臉上都露出驚訝的表情來,周嫣然更是有些心虛。
「她死前曾經給我發過一條信息,表示她遭到了侵犯,不忍受辱。她是在這家醫院治療過程當中忽然自殺去世的,跟這裡脫不了關係。看到那份名單之後我有了猜想,這個名叫真正的醫生,或許並不像表面看起來那樣正直,背地裡實在是個衣冠禽獸!」
「你憑什麼這麼說?」周嫣然皺着眉頭立刻反駁。氫
「你也不用這麼著急反駁我。我的猜測是張政是個衣冠禽獸侵犯了許多病人,這才導致她們不堪受辱,或是自願或是被逼自殺。而你,院長女兒,一直以來都暗戀着張政,所以才想要替他隱瞞,對嗎?」
顧向晚這一番大膽的推論直接驚呆了在場的所有人,周嫣然面色脹紅,臉上早已沒有了先前的委屈,反而是變得有些慌亂。
「你、你不要亂說,你說這些話有證據嗎?」
「是啊,如果沒有證據最好還是不要無端懷疑我們隊伍內部的自己人吧。」柯潤在此時開口,他眉頭皺得很緊,明顯對顧向晚所說的話並不贊同。
「從我們查到張政時起,你就一直在刻意製造對他有利的話題。你明顯認識他,卻始終不願意說出資料卡當中跟他的關係,所以,我以上推論十分合理,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