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變好,就連對待師鶯也不那麼殘暴了。
我慢慢淡化自己作為人的意識,轉而認真地當好一隻貓。
只有在享受貓生時,我可以體會到小貓生活的愜意,世界回到原始一般的寧靜。
我常常望着龍妖發獃。
看着他那張臉,我有時候真的會恍惚,以為他是真的孔淮。
我似乎過上了從前自己幻想過的那種生活,每天與他依偎在一起,親密無間,歲月靜好。
然而真正的孔淮、小白和我還在受苦,整個王府在他手下被毫不留情地凌虐,想必他胸膛里的心臟也正在貪婪地吸收我們的痛苦,他那深邃的眼眸里不知沾染了多少鮮血,才使得他可以活得如此隨心所欲。
我知道他是真的愛我,因為我只是一隻貓,我弱小到無論是愛恨都要無條件接受。
一想到這些,我的內心常常還會膨脹起仇恨,但我再看看被剪鈍的爪子,心境又會很快平坦下來。
我只是一隻貓。
師鶯每次喂小白時我都會跟去,聽了我的話,他現在開始願意進食了,也少受了很多苦。
我藉著小白的指示,偷偷潛入藏書閣,尋找解除妖陣的辦法。
藏書閣禁書區每天都有人把守,但我大搖大擺地進去,也不會有什麼人阻攔。
我在一本插圖恐怖的黑色大部頭中找到了相關信息,推算出了些令人震驚的事情。
書上說,此陣要成,使用一對兩情相悅的男女最宜。
極陽女子由愛生恨,極陰男子因愛生怨,怨恨交織,攻不可破,用於滋養妖孽,更是一分怨恨抵十年修為。
破陣的方式只有兩種,其一是一方魂飛魄散,另一方隨之消逝;其二是斷了兩人間的愛,陣法自動解除。
也就是說,真正的孔淮,很愛我。
而我,也不知何時愛上了他。
我情感很遲鈍,只知道孔淮待我極好,而我也很喜歡黏着他,和他在一起我就會分外滿足。
我自小喚他淮哥哥,像小尾巴一樣跟在他身邊,每天形影不離。
我還記得小時候不懂事,總說要嫁給他。
他只是微笑,沒有過多回應。
我曾聽到孔淮的父親對他說,將來陪在他身邊的一定要是一個門當戶對的女子,他要與高門大戶的千金小姐聯姻,至於我這出身卑賤的馴龍女,是萬萬高攀不起的。
長大後我性子變得冷淡很多,不再每天淮哥哥淮…